01體論|球場變花市點燃爭議 從鄰國防疫計劃 

时间:2021-01-22 阅读:
所属分类:体育生活

政府昨日宣布復辦花市,令停工多時的本地體育業界怒氣沖天,「球場用嚟賣花都唔畀踢波」之言,一時間遍佈社交網絡。

球場及其他體育設施,如何才能重開?指標是什麼?政府從無提及,業界怨氣達到臨界點,是因為看不到希望。鄰近的日本與新加坡抗疫的同時,政策中仍可反映有考量體育行業、以至市民本身運動需求,同時映照着香港體育從業員的無奈。

目前香港體育業界的情況有多壞?

球場關閉,本地職業足球聯賽自去年11月停賽,至今已兩個月。職業球隊即使尚有發薪金,也要擔心比賽狀態,上季出現的散班和退賽潮,未知會否禍延今季,更遑論手停口停的足球學校和青訓教練

放眼整個體育業界,欖球總會失去國際七人欖球賽等主要收入來源,去年大幅裁員、男子十五人港欖要在今年6月約滿後,轉為半全職。壁球、網球、游泳等多個項目也因場地關閉,教練停工,相關總會多次去信政府要求開場。更不說一年內做不到幾個月生意的拳館、健身中心、瑜珈和舞蹈工作室等,沒收入,白交租金,相關組織半年內多次召開記招,由業者訴說苦況,卻如石沉大海。

花市本身絕非必要,政府聲言為防疫決定取消花市後,突然又改變主意,難免惹來不滿。(資料圖片)

去年10月疫情稍緩,港超聯在停擺5個月後獲政府批准復賽,訂明許多規則。當時政府對此頗為積極,加上足總及時應對、球隊職球員也配合措施,「半隔離泡泡」下進行的復賽算是相當成功,外界反應也正面。

然而,今賽季自11月底暫停以來,疫情反覆,個多月以來也未有太多音訊。有指政府現時要待每日源頭不明案例降至個位數,才考慮讓港超球隊復操,卻從未公開明確指標。職球員無目標地等待,有怨氣也合理。理文主教練陳曉明在政府宣布復辦花市前,已在個人專頁撰文,希望正視本地足球從業員的需要,獲得不少迴響。可是,復辦花市消息一出,猶如對球壇投下震撼彈,立時怨氣沖天。

【港超隔離紀錄】2020年港超聯在「半隔離泡泡」下復賽,球員是這樣生活的:

播放

抗疫欠明確指標 業界看不到希望

歸根究底,怨氣是來自看不到希望;看不到希望,是因為政府的抗疫計劃欠缺指標,到底怎樣才會放寬措拖、業界怎樣才可有限度運作?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陳肇始早前說「之前都是個位數感染才放寬」,為何是「之前」而不是「按指標」?難道疫情爆發已近一年,政府也沒有制訂過任何指標、對應不同程度的防疫方案嗎?

必需強調的是,政府本身絕非完全無視香港體育發展,遭忽視的,是精英項目以外的體育產業。政府多年來撥出大筆資金予香港體育學院,根據體院早前發表的2019/20年報,精英培訓系統為運動員提供的支援總額,達到5.79億港元。